« 我們告別的時刻 系列活動 | 回到主頁面

2018-04- 8, 11:33 PM

我們告別的時刻 已上市

goodbye

連假快結束了,這些年,我對假期是倍感陌生的,生活是一個截稿deadline接著一個截稿deadline,一本書的完成緊接著另一本書的開始。

這週,忽然沒有稿子要截了,新書也剛被放到書店的書檯上;郵局和物流公司都在休假,要寄給朋友和前輩的書暫時還寄不出去,而活動下週才要開跑。我住所附近的小吃攤甚至不約而同貼出「休息到下週一」的告示。

難道,過年時的台北城就是這番閒閒散散的景象?

今年初我開始早起,而且是愈起愈早,日子於是變得很長。這幾天,我做了一件前兩本書出版時都沒做過的事 -- 捧在手裡,把它從頭讀了一遍。

以前沒這麼做,是怕又發現什麼錯字或是想更動的地方,與其扼腕,乾脆把它忘了吧。這回,也許是我記起《美麗新世界》裡的那句「完美愈少,自由愈多」,我好像可以比較坦然地接受這本書的不完美與缺陷,它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它「就該」是現在這個樣子。

每天上午讀幾章,下午再讀幾章,我的身分不再是一個塗塗改改的作者,而是一名單純的、可能對這些故事會感興趣的讀者。今天黃昏時我將它讀完了,我想我是享受這個過程的。(雖然我也發現,130頁和248頁出現「50cc」摩托車這個詞彙時,一個是橫排,一個是直排,但又有什麼關係呢?)

寫書的人,書剛出版的頭幾週,也許甚至是頭幾個月,恐怕都會有一種矛盾的心態:又怕沒人讀,又怕太多人讀了;又怕別人讀不懂,又怕別人讀懂了。

也許寫作這件事,內核原本就存在著一種矛盾性格,書寫者試圖用文字去對抗時間的流逝、記憶的斑駁,但他寫下的文字,最終又將成為其他人斑駁記憶裡的一部分,而且沒有人能真正對抗時間。

我是個出書很慢的作者,正因如此,大環境的變化我感受是特別深刻。週一傍晚我從出版社拎著十本要送家人的書搭捷運回家,下班時間的車廂擠滿了人,但沒有一個人在看書,每個人都盯著手機螢幕。其實,平常我或許也是如此。

我們這些寫書的人、做書的人,會不會在做的是一件「逆時代」的事呢?我不禁這麼想,但我又想,有些故事、有的文章,它就必須透過一本書的方式來present到讀者面前,其他任何方式都行不通,想到這,好像又釋懷了。

一本書的書封,只會看見作者的名字,有時還放得大大的。但完成一本書,還需要編輯、設計、攝影、企劃、印務,那些辛苦但無名的印刷廠師傅,以及把一箱一箱的書載送到不同端點的貨車司機,在此,我向你們致上最深的謝意,謝謝你們幫我完成這趟旅程。

也謝謝在這個年代還願意閱讀實體書的讀者,未來一個多月,我期待著聽你們說說你和這本書之間的遭遇。

最後,出版社的企劃有提醒,「可以的話,新書相關訊息,還請幫忙加上四大網路書店的連結」,我說,當然可以,這是我的作品,我以它為榮。

謝謝大家。

博客來金石堂誠 品讀 冊

實書攝影 by 李盈霞

thelonggoodbye - 1

thelonggoodbye - 2

thelonggoodbye - 3

thelonggoodbye - 4

thelonggoodbye - 5

thelonggoodbye - 6

thelonggoodbye - 7

thelonggoodbye - 8

thelonggoodbye - 9

thelonggoodbye - 10

thelonggoodbye - 11

thelonggoodbye - 12

thelonggoodbye - 13

thelonggoodbye - 14

thelonggoodbye - 15

thelonggoodbye - 16

thelonggoodbye - 17

thelonggoodbye - 18

thelonggoodbye - 19

thelonggoodbye - 20

thelonggoodbye - 21

thelonggoodbye - 22

thelonggoodbye - 23

thelonggoodbye - 24

thelonggoodbye - 25

thelonggoodbye - 26

thelonggoodbye - 27

thelonggoodbye - 28

[告 別] 引用(0)

引用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