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試聽 - Ride、The Go! Team、Felt | 回到主頁面 | Bloc Party, The Next "Real" Big Thing? »

2005-02-10, 3:09 PM

Low Feb.04

Image-949F78AE7A0C11D9.jpg
"圖片":http://homepage.mac.com/pulpchen/PhotoAlbum37.html 得知"Low":http://www.chairkickers.com/index.html會到城裡表演這個訊息後,沒隔幾天就將票買好了,但一直到聽完新專輯才算意識到我即將欣賞地可能會是一場想像之外的表演。憑心而論,The Great Destroyer確實能名列我最喜歡的Low專輯之一,近期聆聽的次數一點也不少於其他幾張開春愛盤。The Great Destroyer除了有流暢討喜的旋律,最得我心的是它充滿了赤裸的能量,我不用擔心在看表演時睡著,因為我確信他們的音樂會在某處將我驚醒。 表演舉行於紐約市下東城的Alternative/Indie聖堂"Bowery Ballroom":http://www.boweryballroom.com/,連續兩天的演出也在不知不覺間Sold Out了,雖然速度沒有其他Cult Band(Bloc Party、Arcade Fire…etc)來得快,但Low在Slowcore界建立起的聲名地位仍是讓Indie Kids們崇敬的。 第一個暖場團是Remora,其實只有一個人,玩的是類似Her Space Holiday那派輕飄飄的迷離搖滾。表演實無啥可觀之處,我與同行的鐵志夫婦和同學Y坐在樓上的小陽台聊天打屁。第二個暖場團是"Pedro the Lion":http://www.pedrothelion.com/,曾經在"Jade Tree":http://www.jadetree.com/的網站買過一件他們的T-Shirt,純粹是因為圖案好看,對他們的音樂沒有多大概念,抓過一些mp3也沒特別聽熟。出乎意料地他們竟然是中年搖滾漢子樂隊,四個團員平均年齡應該有三十八左右,顯然在這個圈子打滾了很久,樂器演奏能力都有相當的火候。至於樂風則是介於Pop與Indie之間,打個比方就是用Indie的tone和編曲手法來演唱一些口味很主流的搖滾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他們自己的作品,反而是他們翻玩了一首Neil Young – On The Beach專輯裡自己相當喜歡的Revolution Blues,改編得很有味道 。 對我來說稍嫌無聊的兩個暖場團終於結束了,總算輪到主角上場 。經過簡短的Setting,Low的三名團員出場了。鼓手Mimi Parker穿著紅色上衣,她的丈夫兼Low的吉他手和另一個主唱Alan Sparhawk著黑色夾克,遠看不論髮型或神色都有點像我欣賞的Late Night Show主持人Conan O’Brien;Bass手Zak Sally則是最有搖滾樂手氣質的一員,梳得亂亂的頭髮加上合身襯衫,還有眉宇間藏不住的滄桑感,是那種第一眼看到就會讓人喜歡的傢伙。 趁著Mimi與Zak調整樂器時,Alan用木吉他自彈自唱了新專輯裡的歌Death of a Salesman當作序曲,大家屏氣凝神,靜靜聆聽。等所有團員都就緒後,如我所料,Mimi敲起了鼓,新專輯裡我最愛的Monkey前奏隨之而來。Mimi打鼓的方式很特別,也許考慮到也要唱歌的緣故,她從頭到尾都是站著打鼓的;鼓組也經過簡略,只留一些必要的部份。而這絕不影響鼓聲的力道,對我來說,她無瑕的合音和亦剛亦柔的鼓擊,才是Low在舞台上的靈魂。接之而來的同樣是快歌California,Alan刷起了電吉他,Zak也奮力地鞭打他的Bass。 有時只有樂器演奏的片段,Alan和Zak會同時面向舞台中央,彼此低頭遙望,而Mimi則優雅地站立在舞台後方耍弄她的鼓棒,這個景象看起來醉人極了。所謂三人團是最好的組合,先不論音樂上的,我想從視覺上來說確實是如此。 一連串快歌之後換慢歌登場,這正是Low的成名招牌。我沒有在這些慢歌裡睡著,相反地,還頗享受這種緩慢,一切都是如此反高潮,如此壓抑低迴,Alan與Mimi的歌聲彼此纏繞,從安靜的湖心向周圍擴散;而擴散的同時,他們手中的吉他、貝斯、鼓這三件樂器也在湖面上製造著各式細微的波瀾,當我閉起眼睛,也置身到一個與世隔絕的高山湖泊裡。 整個夜晚最令我吃驚的不是音樂,而是他們三個人的personality,尤其是Alan。他幾乎在每首歌之間都對樂迷說著笑話,就像一個大孩子,調侃自己的時候笑得比我們還開心;他說到手上吉他的簽名是早上和Public Enemy的Chuck D要來時,就像一個小歌迷看到心中偶像時一樣興奮。我在台下想著,原來Low的偶像竟然可以是饒舌歌手,還真是意想不到啊。有一次他前奏彈出來後,其他兩人沒立刻會意過來,歌曲只好重來,他也開玩笑說Low有十幾首歌的前奏都是長這樣,要把每一首歌都記起來很不容易啊,惹得台下哄堂大笑。 正常Set在Broadway(So Many People)之下結束,歌曲最後的高潮也將觀眾的情緒帶入高點。Encore時全場此起彼落地點歌,最後Low給了我們Amazing Grace和Over the Ocean這兩首歌做結。其實整個晚上他們並不是處在最佳狀態,有好幾次都在歌曲開始之後因為某些因素重來;Alan的效果器也出了點問題,Zak更把Bass的弦彈斷了一根,等待換弦也拖了一點時間(此時Alan就負責和大家聊天)。但這場表演給我的啟示是,原來快樂的人也可以做出悲傷的音樂;或者反過來說,即使創作出來的音樂是如此低調且不可自拔,背後的創作者卻可以是樂觀開朗的人。 想起大學時有陣子關在房間裡聽著I Could Live in Hope,在音樂氛圍裡覺得自己大概是全世界最悲慘的人。於是整個人沈溺在自己想像出的陰鬱世界裡,沒有理智地蕭條,人也缺少了向前走的動力。如果音樂是伴隨自己成長的夥伴,隨著Low在新專輯裡朝著更光明的地方邁進,而我也早已過了那種能縱容自己揮霍青春的時期,也許我們也該跟他們一樣,保持這種樂觀的態度去面對一些悲觀的事情,不要讓自己陷入那個晦暗裡。 想著Alan開朗的笑容,我想他應該也會同意這個說法的。

[現 場] 引用(1)

引用

SoundsandFury 於 <【紐約音樂現場】Low> 引用本文
文摘:
引用時間: 2005.02.12

迴響

http://www.bradleysalmanac.com/2005/02/mp3s-of-week-live-low-pedro-lion.htm
這邊可以下載一些他們隔天於麻州的表演實況。
另外Pedro the Lion也再度翻玩了Neil Young的同一首歌,看來已經是巡迴的固定曲目了。

pulp 發表於 February 15, 2005 4:33 AM

好羡慕你啊!!!!!!!!!!!!!

nowherepuppy 發表於 May 21, 2005 1:36 PM

幾年前看到你這篇文章, 羨慕到快流口水, 不過我倒作夢也沒想到過自己會可以看到low的演唱會現場,而且還是一個打死我都不會想到的地方 sevilla, 終於有人來安達魯西亞了!!!!!!!! 最後還開放點歌,不過被點多最次的monkey終究是沒有唱, 唱安可曲california一開始還忘詞還是mimi提醒的,不過我本來alan都不會講話的,沒想到這看似簡單的三個人組合後的力量是無比強大啊啊啊啊啊...不過我最後悔的事大概就是沒有在點歌時間大叫llulaby,因為後方不知誰叫了一首歌名, alan笑笑著說你想在最後一首歌時一直都是吉它solo嗎 哈 ,真是好像做了一場夢, 花了比演唱會門票還貴的車錢是值得的

由 acha 發表於 December 10, 2008 7:0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