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o – My Body Is The Tempo | 回到主頁面 | 黑膠文藝復興運動 »

2007-03- 5, 12:55 PM

反叛的凝視

iron 我跟"鐵志":http://soundfe.blogspot.com/第一次見面是2004年秋天,地點是下東城的"teany":https://www.teany.com/。 那是一家店內會播放整張"Broken Social Scene":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7268.html同名專輯的咖啡館,老闆是"Moby":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5779.html。安排此次見面的是我們共同的朋友,爵士達人兼"New School":http://www.newschool.edu/地下學生會長Bibby。於此之前,我在"破報":http://www.pots.com.tw/上看過一些鐵志的文章,巧合的是,「"聲音與憤怒":http://blog.roodo.com/SoundsandFury」也是我出國前買的最後一本中文書。 我的人生總是充滿了機緣與偶遇,對於未來有著敏感的嗅覺。我常在還沒認識某人之前已有著往後必將與他成為朋友的預感,不論這個"往後"需要花上多久的時間。我深信每個人之間都牽著一條無形的繩子,有時命運讓這條繩子清晰可見,有時卻使它消失無蹤。 2000年春天當我站在墾丁草原上目睹了"濁水溪公社":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6622.html群魔亂舞的傳奇表演之時(俗稱的早洩事件),絕對料想不到一年後的我竟是站在台上將"攝影機":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5688.html對準他們的人。也因此,縱使屢屢出乎意料,每當事情真的發生,我極少感到意外。世界可以是一座巨型的天幕,也是一顆微小的砂礫。興趣相似而氣味相投的人,最終都會走到同一條路上。即便終點不盡相同,由於那條路通常窄小,你們必將擦身而過。 2004年夏天我坐在捷運車廂裡翻著剛買來的「聲音與憤怒」,被吳叡人寫的序感動得死去活來。如果彼時的我得知再過幾個月將與該書作者在某間咖啡館裡相談甚歡,也不算讓人意外之事。於是接下來兩年多的時間,除了2005年末由於鐵志返台半年,只要我們兩都在紐約,通常保持著每半個月至少見一次面的頻率。夥同另一位友人Y,我們三人組成了堅強的演唱會拍檔,參與過的大小戰役不計其數,不論"Thurston Moore":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4040.html、John Zorn、"Moby":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5337.html、"Bob Dylan":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5348.html、"U2":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5496.html、"Belle & Sebastian":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8034.html、"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8812.html與"Yeah Yeah Yeahs":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7620.html...等,族繁不及備載。 幾次難忘的回憶都與"CBGB":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6024.html有關。一次是前年五月Michael Stipe意外地與Patti Smith"同台":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5351.html,一次是去年十月CBGB的"最後一晚":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8591.html。某個溫度奇低的冬夜,我們在如今已關門大吉的Tower Records門口排了幾小時的隊只拿到了字跡潦草的Interpol"簽名":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4949.html,如今想來也令人莞爾。除了音樂表演,我們也一起看過幾場電影、參加反戰"遊行":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7579.html、欣賞前衛藝術展覽或參與喜愛作家的新書發表會。我們幾乎跑遍了紐約下城叫得出名號的咖啡館,在裡頭東聊西聊,分享著家鄉傳回的文化訊息或音樂圈軼事。 然而,這些共同的興趣只佔了我們平日往來的一部份。與所有人在異鄉的留學生一般,我們的生活常常伴隨著非常瑣碎卻必要的互動。例如互相邀請對方及共同的朋友到自家公寓舉辦小型派對或火鍋會;一同提著購物袋到華埠買菜;在挨餓許久之後到中餐館大打牙祭獲得了救贖式的飽足感;互相分享著省錢絕招,或在天氣晴朗的午後於綠意盎然的戶外廣場看著人來人往。印象最深的一次當屬鐵志暫時搬回台灣之前,我提著小型拖車將他公寓內的微波爐從曼哈頓上西區一路拖回布魯克林。隔天醒來,我雙手酸痛地無法寫字。 於是,作家張鐵志與朋友鐵志這雙重身分在我的生活裡逐漸融為打散的蛋黃與蛋白,再也沒有界限。雖頂著長春藤名校的博士班頭銜,他卻不是將自己鎖在學術象牙塔裡的人物。他待人真誠、行事務實,懷舊卻不守舊,樂於接受各種新鮮事物。我個性比較老成,自小常與年紀大我許多的人成為知交。也因此,鐵志雖長我七歲,我卻時常覺得他在某些方面甚至還比我年輕。 即使我們同樣熱愛著搖滾樂與獨立電影,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格。我較像是"Woody Allen":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8904.html電影"Deconstructing Harry":http://us.imdb.com/title/tt0118954/裡的台詞,生活充滿了"nihilism, cynicism, sarcasm & orgasm"。我對政治漠然,對世事冷眼旁觀;習慣將情感放在心上而非透過實際行動展現,總是下意識地在陌生人前隱藏自己。世界對我來說是一個比較灰暗的地方。鐵志則剛好相反。他是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對革命與政治有著浪漫的偏執。他相信個人信念的力量,相信善良與公理。換言之,我思考事情多半從個人意志出發,鐵志卻會顧及群體利益。 他的新書「"反叛的凝視":http://www.books.com.tw/exep/activity/activity.php?id=0000008284&sid=0000008284&page=1」主要集結了過去兩年多來在中國時報與聯合報的專論文章,透過美國(尤其是紐約)的文化場景,以深入淺出的方式梳理了近幾年來美國社會的變遷。主題從民權、同志、工會、社運、網路、電影、搖滾、劇場乃至全球暖化無一不包。受限於報紙專論的字數規格,這些文章雖不是長篇大論的學術式探討,卻一點也不影響主題的嚴肅意義。透過美國這個正快速衰敗中的全球首強自身的迫切性問題,讓讀者警覺著全球化底下如瘟疫般傳染的道德、思想或經濟課題,提供一扇扇不同面向的知識之窗。 「反叛的凝視」是一個楔子與起點。你不必然完全贊同他的論點(就像我與鐵志並非對所有事物都懷抱一樣的觀感),可是如果能因閱讀此書而激盪出更深沈的思考火花,並進一步採取行動。不論這行動看似多麼的微不足道,都是作者所樂見的。誠摯推薦。

[閱 讀] 引用(1)

引用

愛咪囈語隨便記 於 <讀〈反叛的凝視〉> 引用本文
文摘: 1. 幾乎是以一口氣的速度閱讀完張鐵志的新書〈反叛的凝視〉,這本書正如另一位友人Pulp在其推薦文章中所描述:「透過美國(尤其是紐約)的文化場景,以深入淺出的方式梳理了近幾年來美國社會的變遷。主題從民權、同志、工會、社運、網路、電影、搖滾、劇場乃至全球暖化無一不包。」...
引用時間: 2007.03. 7

迴響

看完這篇文章,我對著螢幕發呆....你寫異鄉生活、寫人生"機緣與偶遇"、從細唯之處寫你和張鐵志,寫的真好...

「我對政治漠然,對世事冷眼旁觀;習慣將情感放在心上而非透過實際行動展現,總是下意識地在陌生人前隱藏自己。世界對我來說是一個比較灰暗的地方。」
這是你為什麼能熟練的將感情訴諸於文字的原因嗎?

你讓我對這本書充滿了期待。

Alissa 發表於 March 5, 2007 9:39 PM

虽然可能不会引起任何回响,不过我还是要说,看你的blog让我最痛苦的就是看完之后满是挥之不去的白线条.

由 wangyi 發表於 March 5, 2007 9:52 PM

pulp,一來是感謝你寫的如此令人感動;二來也真是佩服你的文筆。並讓我想起這兩年多來的美好日子。

iron 發表於 March 6, 2007 6:11 AM

to wangyi,

你指的是黑底白字這件事嗎?
我個人是覺得還好耶,可能我從小看BBS螢幕習慣了吧。

pulp 發表於 March 7, 2007 7:31 AM

刚刚得到的消息。利用PULP的地盘通知广大的大陆乐迷.谢谢.

Live Earth是Gore发起的,性质同Live 8和Live Aid差不多,旨在为全球气候和自然环境筹措基金。上海也作为一站了,时间暂定是7月7日,大型露天演出。艺人如下:Jon Bon Jovi, the Red Hot Chili Peppers, Snoop Dogg, the Black Eyed Peas, Sheryl Crow, Melissa Etheridge, the Foo Fighters, Lenny Kravitz, John Mayer, Damien Rice, Duran Duran, Corrine Bailey Rae, Snow Patrol, John Legend, Akon, Enrique Iglesias, Fall Out Boy, Keane, Korn, Kelly Clarkson, Faith Hill and Tim McGraw, Mana, AFI, Paolo Nutini, Bloc Party and Pharrell Williams。这次亚洲只有上海和日本,连香港都没有。
另外,Pet Shop Boys上海演唱会已经敲定了,时间是5月2日。

由 john 發表於 March 7, 2007 4:13 PM

啊?消息是真的吗?
不过我听说Sonic Youth不久也会来上海,今年上海真热闹啊..

由 Sandy 發表於 March 7, 2007 5:12 PM

"我常在還沒認識某人之前已有著往後必將與他成為朋友的預感,不論這個“往後”需要花上多久的時間。我深信每個人之間都牽著一條無形的繩子,有時命運讓這條繩子清晰可見,有時卻使它消失無蹤"--不知爲何我對這段很有感覺..

我還記得我們瞠目結舌於早洩事件的當時,你嘴裡還唸著"這是我第一次看濁水溪.." 同樣的舞台距離,大四那年在跨年晚會幫你們照顧DV的時候,心裡的感觸大概就是以上那段話。不管怎麼說,走在這條道路上的你,真是太幸福了。

由 peko 發表於 March 7, 2007 11:25 PM

to john,

的確是很有意義的活動。紐約場次的舉行地點似乎暫定於大都會主場Shea Stadium:
http://www.glidemagazine.com/hiddentrack/?p=385
六零年代中期,Shea Stadium曾舉辦過幾場成為傳奇的The Beatles演出。

to Sandy,

Sonic Youth目前只差文化部門的准演許可,一旦通過便能即刻成局,北京上海各有一場。

to peko,

我嘴裡唸的應該是這是我第一次在春天吶喊看濁水溪。
我之前在Vibe看過他們,印象沒錯的話,那天你也在啊?一起表演的團好像是瓢蟲。

【走在這條道路上的你,真是太幸福了。】
嘿嘿,這就未必了...

pulp 發表於 March 8, 2007 5:28 AM

vibe那天根本沒看到唄.到的時候都快唱完啦?? (是萬聖節嗎?)
我只記得那天有很多奇裝異服的人走來走去...

由 peko 發表於 March 14, 2007 11:55 PM